奇书中文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第八十三章 天净沙(1)

    三人入座。

    一名叫春兰的丫鬟给他们斟上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李辰安这时打量了一下这并不大却很考究的水榭,嗅了嗅那檀香的味道……这味道清新淡雅,萦绕的是自然的芳香。

    显然没有后世掺杂其中的诸多科技。

    水榭里的一应家私应该也是出自名匠之手,无论是选材用料,还是雕工技法都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比如面前的这张茶几以及所配套的椅子,竟然全是用名贵的紫檀木打造而成。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前世,那可是了不得的好宝贝。

    “四月时候……花满庭来老夫这里小住了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天老夫给你的那首《蝶恋花》谱了个曲儿,其余时间除了对弈了几局之外,花老头多说起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致不知道花老头的骄傲,天下文人,能得他赞誉者屈指可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老夫对你也有了兴趣,于是也派人去了解了一番……”

    商大家端起了茶盏,示意了一下,“喝茶,尝尝这毛峰的味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他浅呷了一口,放下茶盏又道:“了解之后的结果有些出乎老夫的意料,广陵李家确实是有底蕴也是有才气的,不然出不了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这样的传奇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……你真的被你父亲李文翰赶出了家门么?”

    李辰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,“说来惭愧,晚辈确实是被赶出了家门。”

    商大家倒是不以为意,他沉吟片刻又道:“我本以为花老头在去京都之前还会再来一次,本想着他再来,我便正好问问他这究竟是个什么原因,却不料他就这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对你过往的事并不好奇,因为人总是会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儿个你来了,老夫倒是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道李公子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商老请讲,只要晚辈能够做到那一定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李公子是个爽快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商涤转头看向了侍候在一旁的秋菊,“取笔墨纸砚来!”

    “取最好的宣纸,和最好的松香墨,用那方翕砚,和那支紫毫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秋菊转身向靠墙的一处柜子走去,她的心里更加奇怪,因为桃花岛文房四宝很多,但那方翕砚和那支紫毫是家主最爱之物。

    就连家主此前都舍不得取来一用,今儿个他却要将这两个宝贝拿出来……这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商大家这时候又看向了李辰安,“你既然能得花满庭的赞许,呆会就请你为老夫作一首词,老夫不命题,你随意而作,这便是老夫的不情之请,如何?”

    从李辰安他们进来到现在,商涤一直没有问他们的来意。

    此刻反倒是他向李辰安提了这么一个要求,这在吴洗尘看来就是商涤这老东西故意给李辰安出了一个难题——

    他虽然是武林高手,却也明白要做出一首好词是何等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苏沐心心里隐隐有些担忧,他也看向了李辰安,心想这家伙曾经在烟雨亭随口就作出了一首《青杏儿》,之后在浅墨书院的醉心亭,又酒后作出了一首《将进酒》。

    他曾经说诗词这东西比干什么都来的简单,自己一直认为他在吹牛,那么此刻商大家突然提出这么个要求,且看他究竟还能不能又作出一首惊艳的词来。

    李辰安依旧一脸微笑,他的视线迎向了商大家,他当然明白这就是商大家在考验他,以此来证明花满庭所言是否有假。

    也为了证明他李辰安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和他对话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和花老哥说诗词这个东西它真的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商涤眉间微微一蹙。

    “今儿个到了商大家这里,久闻商大家是谱曲名家,我倒是不想写词了。”

    商涤眉梢微微一扬,那几根长长的眉毛抖了抖,“那你准备写个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也准备作一首曲,但不是商大家您所谱的曲,而是一种适合于唱的题材,我称之为散曲,也或者就叫诗歌。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李辰安对这个世界的文化有了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没有元朝,所以就还没有在诗词的基础上诞生出元曲。

    这时候正好抄一首来也试试这位商大家的鉴定能力。